GameRes游资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为什么我们需要关注《底特律:成为人类》?

发布者: liefeng603 | 发布时间: 2018-6-28 10:00| 评论数: 0

一种崭新的、更为综合的文化娱乐产品正在诞生:在内容不断升级之后,游戏正在成为具备交互性的影视作品,为观众提供层次更为丰富的内容体验。


文/罗立璇

“我真的太想玩到一个好的结局了 ”,B站游戏UP主渗透之C菌(下称C菌)在玩互动式电影游戏《底特律:成为人类》(下称《底特律》)的时候私吞了一张车票,违背了他一直以来为主角设定的价值观选择。

《底特律》呈现了2038年的美国“汽车之城”底特律:高度智能化的仿生人几乎承接了全部不需要创造性劳动的工作,而被认定抢夺了本属于人类的工作。因此,这些在外观上已经和人类高度一致的仿生人被歧视和欺辱。

这是一款耗费了3000万欧元(约2.3亿人民币)、5年时间和300名演员合计1250天的努力的游戏。玩家能在1000多个细节丰满的平行世界里面决定人物的命运,探索自己在极端环境下的选择。尽管在细节上还有不足,但在游戏里面所呈现出来的思辨精神却是很少游戏能够做到的:自保还是牺牲、和平还是反抗、生存还是毁灭,都是每一个接触过《底特律》的人必须思考的问题。

根据法国《回声报》报道,《底特律》发售两周内在全球卖出了100万套,如果按照亚马逊的单价估算,销售额约为6000万欧元,而它的口碑还在持续发酵中。

但更重要的是,一种崭新的、更为综合的文化娱乐产品正在诞生,并且对于中国市场具备现实的参考意义:在内容不断升级之后,游戏的一个发展方向就是具备交互性的影视作品。而从更大范围来说,一直只能单向输出的影视内容,或许可以从这个游戏中得到新的启示:如何通过增强内容的交互性,从而在更大程度上丰富观众的参与感和内容体验。

在《底特律》上,我们看到了两者融合之后的最新产品。


进入新世界

你是家政型机器人卡拉,服务一个单亲家庭,染上毒瘾的父亲在自己的妻子离开后,每天都在恐吓和殴打自己的小女儿爱丽丝。

你是被外派到警察局的搜查型机器人康纳,特意为了追查“异常仿生人”而被设计和生产,但你需要取得一名对机器人没有好感的警探搭档的信任才能破案。

你还是一名看护型机器人马库斯,你的主人把你当成人类平等看待,和你讨论尼采、柏拉图,但主人心脏病发作去世,他的儿子因为嫉妒,马上就把你扔进了垃圾堆。从垃圾堆里爬出来以后,你遇到了同样被压迫的仿生人,因为勇敢的精神,成为了他们的领袖。

在游戏的设定中,一名被恶意对待的仿生人可以冲破程序的束缚、获得自由意志,并且选择是否反抗自己的命运。玩家需要同时操控上文提及的3名角色,以实现他们的最佳结局。在游戏里,玩家可以选择和平,也可以选择暴动,甚至还可以选择“苟着”。但你必须接受自己的选择所造成的结果,即使角色死亡,也要等到结局。

作为B站知名的打出了3条主线完美结局的UP主,C菌从一开始就坚定地选择了和平路线:“我在玩的过程中完全代入了角色思考问题,我认为仿生人在社会中是弱势群体。一是数量不足、二是社会地位低。弱势群体通过暴力可能获得战场上的胜利,却得不到民心。他们想要被认可,就要拿下舆论的风向,取得大众的支持。”

当然,和平不代表被动。在C菌的选择下,家政卡拉很快带着女儿爱丽丝离家出走,离开爱丽丝的瘾君子父亲。夜晚的底特律下着雨,格外阴冷,身上没有任何钱的卡拉此时面临了第一个选择:是否要进便利店偷东西让爱丽丝果腹?C菌放弃了这个选择,转而开始寻找已经荒废的小屋,让两人能够有瓦遮头。


这样的选择最多能称得上一次道德的试探,之后玩家遭遇的抉择则显得更加尖锐。比如,马库斯在最后选择走上大街,“解放”了大街上的全部仿生型机器人。他们自发组成了游行队伍,开始高喊“Equal Rights!”的口号,向前进发。很快,人类警察出现,开始将枪口对准了正在行进中的仿生人。

面对枪口,在C菌控制下的马库斯需要选择反击、或者保持和平。马库斯选择了举起双手,但同时也不愿意解散集会,继续和平抗议。警察并未理会马库斯,开始对仿生人进行扫射。当C菌决定牺牲马库斯以获得舆论的同情、让他接受枪击的时候,马库斯曾经帮助过的同伴约翰冲了上来,为马库斯挡了致命一枪。这是全部人都没有预想到的剧情发展。

“这一幕我甚至泪流满面”,C菌回忆,“虽然几个Leader都还活着,但是这条路是用同伴的鲜血构成的,和平的路真的很难走。”他一度觉得自己选择的和平线要“崩”了(即主角死亡)。一部分观众对于C菌的非暴力路线表达了强烈的情绪,一条黄色弹幕出现在了屏幕上:“选择和平并没有错,但是一路的忍让就是懦弱了!”

和以往同类型的互动式电影游戏不同,《底特律》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优点是:角色的命运互相关联。当卡拉带着爱丽丝逃亡加拿大时,由于马库斯的努力,仿生人获得了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尽管卡拉和爱丽丝没有证件,加拿大的海关官员还是让他们通过了关口。

一些不经意被触发的温情段落则加强了故事的力度:当卡拉带着爱丽丝在一所废弃的游乐园休息时,一堆早就应该报废的游乐园机器人兴奋地围了过来,硬是在雪夜打开了旋转木马,希望给这个小女孩带来一些欢乐。

《底特律》的魅力还在于,尽管C菌打出了让仿生人获得人类承认的“完美结局”,但这也只是其中的一个方案。对于玩家的多种策略选择,即使是“坏结局”,《底特律》依然进行了饱满的描绘和说明。比如,如果机器人“起义”失败,马库斯就会被放回公司拆解、研究,而制作他们的公司CEO则会出来发表冠冕堂皇的演讲,否认人工智能拥有自由意志的说法。这让玩家不管在《底特律》作出了什么样的选择,都获得了完整的故事体验。


创造新世界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底特律:成为人类》,希望更多的人可以接纳不同的观点”,在C菌更新视频的过程中,弹幕和评论的讨论越来越激烈:“确实让我产生了心理压力,甚至自我质疑。我的选择只会让一部分人满意,而另一部分人会十分气愤、甚至失望。”目前,由C菌制作的《底特律》实况视频在一个月内已经获得了685万的总播放数。在这一个月里,几百万名观众跟着他“视频通关”了这个游戏,发送了31万条弹幕和接近5万条评论来讨论他的选择。

这首先是《底特律》游戏本身的实力证明,只有制造出一个让人信服的世界,才能让“视频通关”的观众也沉浸其中。《底特律》背后的法国游戏开发商Quantic Dreams是互动式电影游戏的重要开拓者,之前的作品是《暴雨》和《超凡双生》。《底特律》是吸收了前两者经验的更为成熟的作品:既拥有《暴雨》中体现的玩家选择会造成巨大差异的结局的特点,也吸纳了在《超凡双生》中对好莱坞演员进行动作捕捉,制作生动的游戏画面的技术。

《底特律》的“导演”、Quantic Dreams的CEO大卫·凯奇在纪录片里介绍,当时他们开发的原则就是,要做到尽量真实:“我们不想做一档科幻片,而是想做人们对于现实生活的思考。所以在编写《底特律》的剧本时,我们更像是在写一档希腊式的悲剧:故事里没有真正的恶人,只是不同的人物都有着自己的诉求。我们对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提出了自己的问题。”因此,他选择把故事背景设定在20年后的未来:“2038年,就是我们的明天”。

制作游戏之前,Quantic Dreams特意前往现实中的底特律取景。这个美国曾经最重要的工业城市被挑选出来作为游戏中的“仿生人之城”有着特殊的指向:它拥有着和游戏中相似的现实问题,人们被更先进的生产力夺去了曾经属于自己的工作。凯奇表示,“故事中的第四个主角,就是底特律城。”

为了更好地呈现画面,Quantic Dreams重新开发了一个游戏引擎。在《底特律》中,除了加上一些未来科幻元素以外,制作组通过实时演算,基本忠实地呈现了底特律的城市风貌。除了街道景物以外,游戏演算的画面包括人物的肤色、虹膜,甚至连“强光从身后打来,耳垂微微透明”的感觉都会被计算在内。

另外,虽然现在的3D游戏已经能实现非常丰富的人物表情,但依然无法解决真人眼球的动态模拟的问题。为了追求人物神态更加自然和真实,Quantic Dreams的画师还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为每一个人物角色重新在画面上重新绘制眼睛。

在表演方面,《底特律》的演员面临的挑战更加繁琐。首先,演员们需要在穿着紧身衣、脸上贴满用户捕捉脸部动作的白点,在没有任何布景的情况下进行表演。其次是,在他们进行了250天的有声演出后,他们还需要在接下来的1000天进行动作表演,也就是演出同一段剧情中的不同动作,以方便玩家进行多种形式的行动。

《底特律》的剧本长达3000页,凯奇必须在编写对话选项时用上统计图表,以便清晰地规划角色们的剧情,“我先会尽可能地添加多种选项,然后再探索在这个选项下人物可能会有什么样的发展”。

故事中三名主角的设定也是有意义的,目的是方便玩家探索这个世界中三种不同维度的故事体验。卡拉的故事线主打温情、生活化,摄影也多采用手持摄影的感觉进行呈现;而警探康纳的故事主要围绕悬疑探案展开,还添加了和伙伴“欢喜冤家”的幽默段落;仿生人领袖马库斯则会有更多刺激的战斗场面,比如有一个情节就是他带着伙伴从灯塔上跳下来,直接着陆。

除了为不同的主线设定不同的场景、色调以外,凯奇特意邀请了三名不同的作曲家为人物作曲。比如,在仿生人领袖马库斯场景的配乐里,作曲家就特意加入了教堂赞美诗的元素,以求添加“神性”。

《底特律》在中国的参照意义

尽管这款来自法国、制作成本相当于好莱坞一部中小成本电影的游戏多少让人感觉有些陌生,但实际上,如果将《底特律》在最大程度上简化,去除精致的画面和配乐以后,你会发现它在本质上是一款AVG文字冒险游戏。

中国玩家对此并不陌生:几个月前,AVG游戏《恋与制作人》上线,操纵女主角的玩家需要不断获得四名男性角色的好感,以此来发展与他们的恋情,并获得不同的“剧情卡”作为故事的奖励。在传闻中,这个恋爱游戏上线一周获得了过亿流水。

但《底特律》几乎相当于AVG游戏的“究极版”,它的价值早已超越了游戏本身,并揭示了一个重要的趋势:游戏的内容正变得至关重要,并且在其特殊的互动形式的基础上,具备为用户带来比动画和电影更丰富体验的潜力。换言之,影视从业者也可以参考相似的操作办法。

严格而言,《底特律》的故事称不上标新立异,好莱坞已经有上百部科幻影视作品讨论过类似的问题,比如斯皮尔伯格的《人工智能》、雷德利·斯科特的《异形》,还有最近热播的《西部世界》等。但当用户能够充分沉浸到一个足够真实的环境里的时候,操纵人物选择的能力让他们能够充分与人物的遭遇共情,从而对故事建立更加深刻的情感联系。

一个重要的趋势是,中国市场的消费方向正在往内容类游戏转变。包括非对抗性的悬疑解谜游戏《第五人格》、通过做任务来获得人物好感和更多剧情的《恋与制作人》,都通过相对优质或者新鲜的内容,以及社区关系的强化,成功地吸引和截留了大批之前可能完全没有玩过游戏的用户。

从本质上来说,这些用户的属性更接近于内容消费者。他们正在将游戏视为交互性更为丰富的内容,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对于故事情节、人物设定、游戏玩法,以及美术风格的独特性正在提出更高的要求。

《底特律》恰好做到了这一点。除了无可指摘的制作水平以外,Quantic Dreams让“停留在《底特律》的世界”成为了一种享受。他们尽可能地在细节上丰富玩家的体验、设置更多的惊喜。比如,在马库斯为了一个人静静而爬上废弃的库房楼顶的时候,你将可以俯瞰到整个底特律城的壮观景象。

尽管《底特律》在中文互联网的走红确实有发行方索尼的推动因素,但对于在B站上乐此不疲地观看不同的UP主制作的“暴动线”、“三线全崩”、“稀有卡拉线”、“稀有康纳线”等实况视频的观众而言,是《底特律》在一个动人的故事中所能呈现的丰富性牢牢地吸引住了他们,让他们能够像看电视剧一样追看不同主播的视频。

有观众在评论里开玩笑说,“6月霸权番(最受欢迎的动画片)应该是《底特律》。”这句话倒也没错,因为在微博上,《底特律》相关话题的阅读量在一个月内超过了2亿次。

或许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中国观众也将会以同样的热情去迎接新一代交互性更强、参与度更高的影视作品。

via:三声




GameRes游资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关注我们官方微信公众号
游戏行APP二维码
下载我们官方APP-游戏行
游戏行APP二维码
关注手游动态微信公众号

最新评论

  • 手游还需要评测?!那我们来聊聊基本思路与
  • 《守夜人:长夜》 怀旧而惊艳的2D 横向卷轴
  • 从工业设计到游戏设计:形式、功能与游戏的
  • 《八方旅人》:味道正宗得不得了的传统JRPG
  • 灵魂筹码
  • 心动CEO黄一孟控诉百度上架“诈骗游戏”,

小黑屋|稿件投递|广告合作|关于本站|GameRes游资网 ( 闽ICP备05005107-1 )

GMT+8, 2018-6-29 21:5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