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VR / Meta的垄断之路不顺畅(VR头显大卖)

Meta的垄断之路不顺畅(VR头显大卖)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Meta取消了一个VR/AR操作系统项目的研发,该操作系统名为XROS,主要针对其VR设备和即将推出的增强现实AR眼镜,项目已经进行了几年,这次解散将涉及数百名员工。

虽然随后Meta迅速发布声明,表示公司没有停止或缩减对VR/AR操作系统的开发计划。但无论是Meta副总裁Gabriel Aul,还是Meta公关信经理Sheeva Slovan,在回应中均未正面回应关于XROS团队解散的问题。

而消息来源判断,这事又不像是一起谣言。The Information的报道称该项目搁浅的信息来自项目参与者,项目在负责人Mark Lucovsky去年12月转投谷歌后不久就停止了运作,Mark Lucovsky的离开原因是Meta与用户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并且一味地押注Metaverse。

1.Meta不想受制于人

毫无疑问,以社交软件起家的Meta,虽然已经走过18个年头,横跨PC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但此前无论是在硬件终端方面,还是在操作系统方面,它多数时间是以”寄居者”的身份而存在,这种定位一方面让它省去了巨额研发成本,另一方面也让它极度依赖提供硬件产品和系统服务的公司。

比如去年苹果IOS系统隐私政策的调整,便对Meta的广告业务造成了很大冲击,预估损失高达100亿美元。但Meta对此毫无办法,因为面对仅次于安卓的全球第二大操作系统,它根本没有议价的权利。

好的方面是,Meta已经在下一代智能终端的争夺战中先声夺人,旗下VR头显出货量在全球范围内遥遥领先,其中Quest 2 累计出货量已超1000万台。但目前Oculus头显使用的均是基于开源Android的操作系统VROS,这使得头显无法获得足够的性能提升,每次谷歌更新安卓系统时,VROS都得花大量时间来进行升级,这也让Meta很难形成自己的生态闭环来与苹果进行竞争。

2.独立自主或走向垄断?

若The Information的消息属实,意味着这个开始于2017年的项目遭遇重挫,Meta意图通过自研操作系统来摆脱谷歌和苹果的掣肘,走上软硬件”独立自主,自给自足”的想法面临破产。这个剧情此前已经上演过多次,这些年来包括微软在内的不少公司都曾想打破谷歌和苹果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垄断,但结局无一例外均以失败告终。

但如果情况并非如此,而是如Meta副总裁MetaGabriel Aul所言:我们非常重视且仍在为这些设备开发一个高度专业化的操作系统,我们将继续投入必要的资源来构建这项工作。

那么,虽然希望依旧渺茫,Meta未来一统软硬件市场,实现”独立自主”甚至生态垄断的可能依旧存在。毕竟,在目前这个技术迭代呼声越来越高的当口,只要能搭上进入新时代的快船,弯道超车也不过是电光火石间的事。

上一个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实现软硬件自给自足的苹果,如今市值已经超过了3万亿美元,冠绝全球;VR/AR时代Meta如果能重现苹果的神迹,成长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将是板上钉钉的事。

至于Meta的元宇宙能不能成,什么时候成,现在仍是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但可以确定的是,扎克伯格脑海里的元宇宙,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大概率依旧难以成行。

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讲究事缓则圆,在国内,即使强如腾讯这个量级的互联网巨头,都知道该减持京东股票就减持股票。但扎克伯格这样的外国人不管这套,哪怕在全球范围内被反垄断调查搞得焦头乱额,Meta的所有动作依旧在指向垄断,为此甚至不惜搞出个概念来孤注一掷。

据The Information报道,Meta取消了一个VR/AR操作系统项目的研发,该操作系统名为XROS,主要针对其VR设备和即将推出的增强现实AR眼镜,项目已经进行了几年,这次解散将涉及数百名员工。

虽然随后Meta迅速发布声明,表示公司没有停止或缩减对VR/AR操作系统的开发计划。但无论是Meta副总裁Gabriel Aul,还是Meta公关信经理Sheeva Slovan,在回应中均未正面回应关于XROS团队解散的问题。

而消息来源判断,这事又不像是一起谣言。The Information的报道称该项目搁浅的信息来自项目参与者,项目在负责人Mark Lucovsky去年12月转投谷歌后不久就停止了运作,Mark Lucovsky的离开原因是Meta与用户间的矛盾日益尖锐,并且一味地押注Metaverse。

1.Meta不想受制于人

毫无疑问,以社交软件起家的Meta,虽然已经走过18个年头,横跨PC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但此前无论是在硬件终端方面,还是在操作系统方面,它多数时间是以”寄居者”的身份而存在,这种定位一方面让它省去了巨额研发成本,另一方面也让它极度依赖提供硬件产品和系统服务的公司。

比如去年苹果IOS系统隐私政策的调整,便对Meta的广告业务造成了很大冲击,预估损失高达100亿美元。但Meta对此毫无办法,因为面对仅次于安卓的全球第二大操作系统,它根本没有议价的权利。

好的方面是,Meta已经在下一代智能终端的争夺战中先声夺人,旗下VR头显出货量在全球范围内遥遥领先,其中Quest 2 累计出货量已超1000万台。但目前Oculus头显使用的均是基于开源Android的操作系统VROS,这使得头显无法获得足够的性能提升,每次谷歌更新安卓系统时,VROS都得花大量时间来进行升级,这也让Meta很难形成自己的生态闭环来与苹果进行竞争。

2.独立自主或走向垄断?

若The Information的消息属实,意味着这个开始于2017年的项目遭遇重挫,Meta意图通过自研操作系统来摆脱谷歌和苹果的掣肘,走上软硬件”独立自主,自给自足”的想法面临破产。这个剧情此前已经上演过多次,这些年来包括微软在内的不少公司都曾想打破谷歌和苹果在操作系统领域的垄断,但结局无一例外均以失败告终。

但如果情况并非如此,而是如Meta副总裁MetaGabriel Aul所言:我们非常重视且仍在为这些设备开发一个高度专业化的操作系统,我们将继续投入必要的资源来构建这项工作。

那么,虽然希望依旧渺茫,Meta未来一统软硬件市场,实现”独立自主”甚至生态垄断的可能依旧存在。毕竟,在目前这个技术迭代呼声越来越高的当口,只要能搭上进入新时代的快船,弯道超车也不过是电光火石间的事。

上一个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实现软硬件自给自足的苹果,如今市值已经超过了3万亿美元,冠绝全球;VR/AR时代Meta如果能重现苹果的神迹,成长为全球市值最高的企业将是板上钉钉的事。

至于Meta的元宇宙能不能成,什么时候成,现在仍是一个难以解答的问题。但可以确定的是,扎克伯格脑海里的元宇宙,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大概率依旧难以成行。

中国人讲究中庸之道,讲究事缓则圆,在国内,即使强如腾讯这个量级的互联网巨头,都知道该减持京东股票就减持股票。但扎克伯格这样的外国人不管这套,哪怕在全球范围内被反垄断调查搞得焦头乱额,Meta的所有动作依旧在指向垄断,为此甚至不惜搞出个概念来孤注一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地资讯门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mecheng.com/vr-ar/vr/4561.html

雯华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