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2021年游戏版号审批报告发布(同比去年游戏版号减少46.26%)

2021年游戏版号审批报告发布(同比去年游戏版号减少46.26%)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署(以下简称版署)全年发布的新游戏版号数也定格在了755这个数字上。换言之,自7月22日版署发布7月份过审游戏版号算起,版号发放已经暂缓了五个月有余。

受此影响,今年游戏版号总量相较过去两年出现明显下滑。据统计,与2020年发放1405个游戏版号相比,今年的版号总量减少了46.26%,近乎“腰斩”,而自2018年开始版号总量已连续四年递减。

需要指出的是,目前新游戏送审申请版号的流程并未暂停,只是版号发放暂缓。在一系列游戏行业监管新规相继实施,步入2022年后,国内游戏企业仍需耐心等待新一批版号发放。

今年获批版号755个同比减少46.2%,总量调控步入“深水区”

据统计,今年1-7月,除3月份版号发放数达到166个外,每个月国产游戏版号发放量均维持在85个左右,而进口游戏仅在6月进行了全年唯一一次版号发放,发放量为76个。

按各平台划分的年度审批量如下:

手机游戏:2021年共计有712款移动游戏获得版号,相较于去年1299款下降了45.2%。其中国产手游658款,占比92.3%;进口手游55款,占比7.7%。值得注意的是,手游版号总占比再创新高,达到93%,手游作为国内游戏厂商主战场的地位正愈发稳固。

PC客户端游戏:2021年共计有33款PC客户端游戏获得版号,相较于去年77款下降了57.1%。其中,国产端游22款,占比66.7%;进口端游11款,占比33.3%。

网页游戏:2021年共计3款网页游戏获得版号,相较于去年6款下降50%。获批页游全部为国产游戏。联想此前南方某页游时代的明星厂商大规模裁员,网页游戏的全面衰落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主机游戏:2021年共计有17款主机游戏获得版号,相较于去年30款下降了43.3%。其中国产主机游戏5款,占比29.4%;进口主机游戏12款,占比70.5%。

撤销版号游戏:今年仅1款游戏被撤销版号,为移动游戏。

游戏审批变更:今年仅1款游戏进行审批变更,事由为变更客户端版本内容并增报移动版本。

而总量的锐减则印证了版号调控步入“深水区”的事实。从2018年至今,游戏版号审批总量已连续四年递减,但与去年受疫情等综合因素影响导致10.5%的降幅相比,今年近50%的降幅则反映出了政策面较为明显的调控信号。

事实上,早在2018年8月,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八部委联合印发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并将“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产品数量”写入其中,“版号总量调控”政策也因此初露端倪。

而随着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关于进一步严格管理 切实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和监管政策的落地,游戏审批标准正愈发细致和严格,监管力度也正在进一步加强。

755个版号意味着什么?

据今日《证券日报》报道,受制于游戏版号发放暂缓,许多中小游戏厂商出现了裁员甚至关停现象。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超30万家注册资本低于1000万元的游戏相关企业。从2021年7月份至今,版号暂停发放的五个月内已有1.4万家游戏相关公司注销。作为对比,去年全年的注销数也仅为1.8万家。

需要指出的是,半年注销1.8万家并不能反应版号收紧对游戏业的影响。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出于公司股份制改造、期权池设计、团队人员分布、税收优化等原因,许多游戏公司都会注册各种子公司、孙公司、壳公司,这导致企业数远大于实际游戏公司数量。相比之下,755个版号发放总数更能侧面反映当下活跃国内游戏企业的总量。

横向对比欧美、韩国等一些主要游戏市场的企业数、每年新游戏数,更容易理解这些数字背后的我们的魅力。

据美国娱乐软件评级显示(ESRB)的发布数据显示,到2020年,该机构进行的游戏就已经超过了3万款。在获得更高的后并不会迅速发展,甚至还有很多三五年后世世的产品。不过,也有从表面上看的万款游戏送审一定数量的表现才学北美游戏市场每年的新游戏量是大的。

SteamSpy 数据,2021 年共有 10661 款新游戏在Steam 上,每年新增游戏首度突破1万款大关。

而韩国文化产业兴业院发布的《2021 韩国游戏发行》则有 2020 年底韩国,共有 1046 家家游戏开发商与发行者人数约 44310 名,你增长 12.5%。

再来看2021年中国发行75个游戏版号,中国游戏游戏团队左右游动玩玩玩计算,明年的版发布号一直保持在750个版本,那么每两年的版本号单个游戏支持只有1500个游戏研究团队。而一家较全面的游戏公司同时也有多个团队在研究多个项目,一家公司有3支游戏团队来计算,这样的版本号发放量仅能支持500家游戏公司的配套,也即韩国现有游戏厂商的数量。

出海之外,精品化更值得提上纪事

显然,中国游戏产业的现有规模并不会只能容纳500家游戏公司发展。因此,面向全国的大型企业发展政策,众多游戏厂商都在积极寻求经营战略的调整,许多少数公司直接将“出海”作为了首选项。

但即便如此,随着“出海”进口厂商的选择,包括SLG等国外厂商的选择,包括SLG等国外厂商的产品已经流行起来,宣传出中国厂商“内”的品牌,海外市场的竞争和“内卷”也已成为常态。而对中小游戏厂商表示,海外运营经验的缺乏、语言和文化的隔阂、买量能力不足等各种问题都带有“出海”的不合适的解决方案。

无论是海外市场的竞争,还是国内收紧的版本号政策,都在倒逼游戏企业在“精品化”、“长线化”方面多下苦功。且严管采购取、交易大背景下,生命周期的产品系列的产品需求维系运动团队和公司的运营发展。而而即使海外市场,竞争同样如此激烈的竞争中幸存。

在《证券》的报道中,也有小游戏位行业从者表示,近游戏小游戏中游戏制造频频评判员、经营日报的困难,还是依赖老产品、精品游戏匮乏乏。通过市场竞争策略和监管的双重智力,不断创新的企业更出海的市场环境中,不断发生精品化的企业更出海的市场环境,不断发展的企业应成为游戏的发展模式。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地资讯门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mecheng.com/youxi/4226.html

雯华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