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元宇宙 / 元宇宙是否是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2021 CCF圆桌实录)

元宇宙是否是区块链的杀手级应用(2021 CCF圆桌实录)

12月26日-27日,2021CCF中国区块链技术大会在海南海口举办,本次会议由中国计算机学会(CCF)主办,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海南大学承办,中科国鼎数据科学研究院协办。大会战略合作媒体巴比特现场报道。

27日上午,武汉大学计算机学院教授蔡恒进;CryptoC Labs联合创始人白鱼;纯白矩阵总经理吴啸;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助理教授蔡玮;以及北京众享比特科技有限公司董事严挺就“元宇宙”这一热词展开了圆桌讨论,分享了关于元宇宙的定义,感知技术及区块链技术对于元宇宙的意义,元宇宙的杀手级应用,以及如何与现实世界合规的要求进行协调的相关理念,同时也对元宇宙繁荣的开端进行了设想。本场圆桌由上海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执行委员胡捷主持。

以下是巴比特整理的圆桌内容:

胡捷:如何定义元宇宙?

蔡恒进:元宇宙是人类精神世界的延续,它最终会变成人类社会的超脑。我认知的元宇宙是一个允许用户自己拥有自己数据所有权的一种数字空间。

严挺:在未来,因为什么都快了,(所以)多种计算综合之下元宇宙必然是一种计算的模式。

吴啸:元宇宙应该是一个开放、互联、共创、共创的世界。

白鱼:元宇宙是由数学逻辑支撑的,然后由人类主观制造出来。这样一个主观的世界最后可能会反过来影响现实世界。

胡捷:如何看待感知技术和区块链技术这两个支撑元宇宙的技术呢?

蔡恒进:感知技术很重要,但没有区块链技术重要。因为区块链技术可以提供一个真正的架构,未来可能会先从该领域突破,然后把大家引入元宇宙。交互不仅仅是视觉、听觉;语言、文字也是一样的交互。所以不要进入误区,不要以为突破是先从体验沉浸开始,我们可以沉浸,但不是一定要看的见,触得着。

蔡玮:我一直在关注VR和沉浸式技术,但从发展也好,工业界产品也好,并没有太多突破性的东西。大厂在谈元宇宙的时候更多强调感知技术,但不强调背后经济关系可能面临的革命性冲击的部分原因是,这种冲击会动摇大厂在外部2.0时代所建立的东西,而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VR是一个非常好的讲故事手段,相比底层去中心化概念,VR更能让公众理解元宇宙。

严挺:沉浸式技术的成熟度大家都看见了,但这个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技术明显是往前走了。元宇宙最重要的是身份代入感的问题,它是连接想像力的。有的时候你在现实生活中做不到的东西,在元宇宙空间中你能做到。

吴啸:感知技术其实是普通人进入元宇宙的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元宇宙,虚拟偶像、数字人在很早之前就有了,而最大的驱动力就来自于我们的大脑和我们的想像力,所以我个人觉得VR、AR是大规模生产应用,但更多的是要如何把现有的技术结合起来,将数据全部串联起来。对于元宇宙而言,这很重要。

白鱼:最重要的可能不是感知技术,区块链技术做好价值标示,然后让普通人进来。在元宇宙里面有真正像现实世界那样的所有权,所以我愿意进去找,因为找到它就属于我了,我在寻宝,这很重要。

胡捷:区块链技术所支撑的价值体系对于元宇宙有着怎样的意义?

白鱼:所有权的形成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有了区块链,然后又有了共识。我们会发现现在最好卖的或者大家有共识的可能是图片,但接下来会不会是音乐、文字、照片,我觉得这都是会发生的。

吴啸:由部分链所驱动的元宇宙是元宇宙,此之外确实是完全由大厂定义的全真互联网。真正的元宇宙背后应该是所有东西互联互通的。化世界往去中心化世界中心的漫长过程中,我们会看到一些商业机会可以实现价值的变化。所以的品牌会往元宇宙中去,往去中心化去会是一个非常的趋势。而而满足现实生活需要全部链式的技术手段,同时也需要核心用户的心智以及诉说,这就是价值宇宙的最根本的原因。

严挺:元宇宙最开始的时候,很多人的入水还不会那么强,可能它当做一个游戏玩一玩。 。

蔡玮:我们在讲元宇宙时实际上在期待着一个未来,你在数字空间和你真实人生中的这两个身份会越来越靠近,就像以太坊上的ENS,实际上就是一种身份的代表,搜索我的领域就可以看到。这一方面的延伸是现在元能带给我们带来的最大改变。

蔡恒进:不管在现实世界元宇宙或虚拟空间,背后还是有一个不变的东西就是自我自我需要,不管是不是资产,实际上它的反应就是能不能满足自我肯定的需求。 、要打怪升级都是为了满足这个需求。

胡捷:从产业的角度讲,在元宇宙里最先爆发的杀手级应用会是什么?

蔡恒进元宇宙是意识世界的延伸,所以会爆发的就是:发生冲突。

蔡薇:游戏应该会首先爆发。虚拟空间要求互动起来,而这种互动非常适合在游戏中讲的设置挑战,所以游戏的用户首先会为虚拟空间带来内容。会产生重要的社交网络,就是人与人的连接。因为在一段链上是永恒的,所以元宇宙会因为游戏产生社区连接,而这种连接会一直保持下去。

严挺:同意游戏行业,但我有不同的加入。是和现实和真实之间的对话。

吴啸:首先是已经应用落地的NFT。 不管国内国外品牌,实际上这是现实中的一些去国外做生活因为非常重要的抓手,它有一种实际的感觉,让人感觉它是一个实际的物品,这三个非常有特点。

白鱼: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样子是为元宇宙创作的内容。这个内容其实很宽,包括像蔡伟老师说的游戏。游戏是最有可能的一种形式,我想说的是更宽泛的创作,比如艺术、漫画、古典、音乐等,这些圈子在未来宇宙整体大量的进入到元来,去创作自己的内容NFT。元宇宙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途径,可以帮助制作内容并维持生机。

胡捷:在元宇宙里面发展经济,内容,金融时,要怎样跟现实世界合规的要求统一?

政策一定可以改变。相较于互联网泡沫,元是精神世界的延伸,同时也是人工智能发展这样的一个背景。蔡未来在这个节点上,是因为我们相信是人工智能。现在的创新是加速的,是自己不能实现的节奏。最近看到的SOS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这种创新不是我们能坐在家里计划,然后找专家魔法所以最终一定会导致政策的改变,这是我的判断。

蔡玮:从的角度来看,要考虑政治政策的一些金融的因素。我们现在实际上做的是区块链经济,因为区块链金融经济的,它促使了大量创新,也有很多的开发者和创作者。但如果整个国内生态没有资源机制,那么我们的创造者不是会被迫出海,为海外的元宇宙去提供创作的内容吗?这是我现在地球最头疼的一个问题。

严挺:国内金融上面是有政策的。技术发展实际上是现实的,不可能闷着头去搞这个东西。

吴啸:金融的问题不太懂,但相信网络3与网络3真的进行了金融狂欢的非常大。坚信者的人越,创作者越多,行业会越来越多的理论去建设它,这是我认为发展的一个点。

白鱼:美国有越来越多的聪明的培养者,他们一直是很有实力的人,想要把反叛的东西注入到他们自己的体系里。

胡捷元宇宙的开端会出现在什么时候?元宇宙离我们还有多远?

白鱼:我觉得就在明年夏天,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会到里面去创造内容,然后他们会组织兴趣的人,生产更多更好玩的 NFT 或者更好的游戏。一定会有重点的内容。

吴啸:从去年到今年,知道整个进展很快。好,所有这种传统世界品牌都跳进来了。而这窗口就在2-3年之际,我认为我们想要的元宇宙的世界融合。

严挺:我觉得现在已经开始了,只是在生活中很多人不知道。好戏已经开始了,至于维持多长时间我不知道。

蔡玮:如果需要看互联网上的任何东西都要看得跟真人一样,那我不敢保证,我估计不定来不了,甚至可能有两个人都觉得这只是一个大泡沫,但从另一个角度出发,我同意严的看法,我觉得它存在了,我们现在已经在创造大量的内容,只是国内严重脱节了。

胡捷: 34年的历程(1987年,中国向世界发出了第一封邮件,叫都长城,我们飞向世界)让我们已经了解互联网的成长,今天我觉得会加速的前进,所以我把这个34年除以10就是3.4年。

蔡恒进:我很同意,3.4年挺好。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地资讯门户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gamecheng.com/yuanyuzou/3846.html

张小小作者

上一篇
下一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手机访问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返回顶部